应城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第二家民营银行或在温州破茧借金十条破题

发布时间:2019-09-22 17:55:08 编辑:笔名

  第二家民营银行或在温州破茧 借“金十条”破题

  温州商人李忠(化名)一直在持币观望。

  此前,李忠成天琢磨“办一家银行”。之后,中国银监会发布《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》明确提出,“民营企业可通过发起设立、认购新股、受让股权、并购重组等多种方式投资银行业金融机构”。

  但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冰山。李忠陆续了解到,许多温州民营企业申办民营银行的努力开始得更早,但都遭遇一扇扇“玻璃门”、“弹簧门”,迄今无一遂愿。

  最近李忠又有了新的盼头。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的《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“金十条”)提出,“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、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”。这意味着,在民生银行成立18年之后,第二家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银行即将破茧而生。

  民资进军的“玻璃门”和“弹簧门”

  经营了近20年打火机厂的李忠,经历了“温州制造”最辉煌的岁月,也积累了数亿元的个人财富。但近几年来,温州打火机业每况愈下,数量从3000多家快速萎缩至几十家,李忠也在2010年底被迫关门,成为一名纯粹的“投资客”。

  抱着“什么赚钱快,就做什么”的初衷,李忠先后炒过楼、放过高利贷、投资拍过电影,但均是“快进快出”,总体盈亏不大。2012年4月,就在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(下称“温州金改”)正式获批不久,一位朋友向李忠鼓吹,“温州有钱人多得很,几千亿资金找不到去处;温州企业更多,大量中小企业对资金如饥似渴。搞个既能吸收存款,又能发放贷款的银行,岂不是稳稳当当赚大钱吗?”

  2010年3月,温州市侨联举行了温州华侨银行可行性研讨会,当地金融主管部门领导也悉数与会。根据筹建方案,温州华侨银行的特色是吸纳温州庞大的外汇储备,支持当地企业“走出去”。

  2012年初,10多省(区、市)温州商会达成“抱团发展”的合作理念,决定成立温州现代商业控股银行,迅速募集到50亿元的注册资本,还先后向河北、内蒙古等地监管部门提交过注册申请。

  2012年4月初,当地一度传出温州科技投资银行获批的消息。这家目前仍在筹备状态的民营银行,其定位是引导闲置资金进入科技产业,因为温州市拥有80多家光电企业,2015年规划产业集群产值要超过1000亿元。

  2012年6月底,定位为服务“三农”的温州农业发展银行筹备会议召开,同时在当地进行路演。仅过了5天,筹备小组就收到8.75亿元的投资意向申请表,认股方包括当地建筑、电器、服装等行业的龙头企业和个人。

  ……

  然而现实却是,除了1996年初成立的民生银行,目前没有第二家民营银行通过了“监管部门的审查批准”。

  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李忠用这句话来表达他对民资进入金融业的总体判断。让李忠及其合作伙伴难以理解的是,从2005年2月国务院出台的“非公经济36条”,到2010年5月的“新36条”,以及银监会随后发布的“实施细则”,都明确表示“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没有政策障碍”。但目前,除民生银行外的第二家民营银行仍未获得审查批准。

  借“金十条”破题

  作为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一块“试验田”,民生银行多年来都是作为民资进入金融业的一个经典案例。但其成功的背后,恰恰反映了民间投资的不易。当年民生银行的成立,如果不是传奇红色资本家、全国政协原副主席、全国工商联主席经叔平的极力斡旋,民生银行也可能尚在筹备之中。

  中国银监会披露的一组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1年底,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总股本中,民间资本占比分别为42%和54%;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整体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比达92%,其中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权结构中民间资本占93%。

  但事实上,民间资本在金融业仍是“打酱油”的角色。

  从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股权结构看,民间资本要么在首次公开募股(IPO)时申购成功,要么在二级市场买入股票,进而成为这些银行的股东。但实际上,绝大多数民间资本此时扮演的就是“股民”的角色,不仅难以履行对银行经营决策的投票权,而且获得的红利很少,同银行的几百亿、上千亿的盈利水平相比更是微不足道。

  而在城商行、农村中小银行的股权结构中,民营股东数量众多,但绝对股份都很少,因此在当地几家主要国有企业作为大股东的背景下,民营股东也不可能有经营决策权;至于投资回报,绝大多数民营股东说,“多年未见分红,就当长期投资。”

  此前,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也有另外的通道,比如小额贷款公司、典当行、担保公司等。这些被业内人士称为“影子银行”组成部分的非银行机构,设立的门槛相对较低,只需完成工商登记、在当地金融部门备案即可。但在中小企业融资难凸现的形势下,这些机构事实上都从事放贷业务,并且利率往往高于央行基准利率数倍,虽然盈利能力大都不错。这也是短短几年中,小额贷款公司迅速发展到近7000家的主要原因。

  然而,进入小贷行业的绝大多数民间资本有着更多的追求——逐步转为真正的银行。小贷公司尽管“小日子”不错,但由于不能吸收存款、资本金受限、拆借资金成本很高等原因,注定永远长不大。这也让很多具有雄心壮志的企业家没有成就感。

  如温州民营企业龙头正泰集团,在2008年12月发起成立乐清正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,虽然只有8名员工,每年可实现4000万~ 5000万元利润,但是在正泰集团老板南存辉的规划中,小贷公司只是过渡,最终目标是办一家自己的银行。

  2012年10月,温州市公布了首批两家拟转为村镇银行的小贷公司名单,除了苍南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,就是乐清正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。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曾表示,此名单根据小贷公司的贷款率、风险管理、经营等指标进行择优推荐,转为村镇银行的申报材料已经上报,但决定权在国家相关部委手中。

  在前不久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背景下,“金十条”的出台被赋予更多意义。事实上,银行间市场资金的结构性紧张,以及中小企业长期的融资难题,与金融垄断和金融改革滞后息息相关,这也导致实体经济和金融发展之间成了两张皮:一方面是实体经济在发展中需要承受极高的融资成本,另一方面却是银行业的准入门槛高企,导致金融资源的结构性短缺。

  民营银行是打破金融垄断、加快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途径。但当前,绝大多数民间资本仍集中在产业链低端,投资回报率较低,而金融、能源、电信、电力等利润率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行业,基本上为国有企业垄断。因此,民营银行重启,对于推进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进程具有别样的意义。

赛车
品牌
人生感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