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你们在跳什么我看不懂一个民间现代舞团要解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6:22:58 编辑:笔名

《霾》的结尾处,所有舞者静立,舞台上飘起灰尘,整整持续五分钟。王媛媛发现,在那5分钟里,没有一个观众出声,很多人哭了。 (北京当代芭蕾舞团供图/图)雾霾对多数中国人还是陌生的科学名词时,北京天桥剧院上演了舞剧《霾》。很多人不认识这个字,也看不懂舞在跳什么。这是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的第三部舞剧,王媛媛2009年创作。2008年

,王媛媛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一名舞蹈编导。开幕式前一个月,她离开去创建了自己的舞团。《霾》至今在二十多个国家演出了35场。但在国内,它不那么吃娱乐生活刚开始轰轰烈烈上演,港星纷纷来开演唱会,晚会火热,歌厅也正风行,铁路文工团成了“超级铁伴舞”。去歌厅伴舞

,王媛媛和歌手聊天:你唱多久了?三个月。那时十七岁、在舞蹈学院学了六年舞的王媛媛,遭了一记猛拳。跳了三天,她走了。1993年,王媛媛考进北京舞蹈学院的第一届现代舞班,惊呆了:“每个人都在追求新思想,不像现在反而更多考虑:通不通得过、能不能上演

。那时我们脱了鞋就上排练厅,就可以胡思乱想,非常自由。”学校一次演出,一个舞团干脆把炉子搬上舞台,煮起了鸡蛋。2000年,王媛媛去纽约市芭蕾舞团担任客席编导。几年后她回国,发现同学多已渐渐离开现代舞,去给影视剧编舞,或者去做时尚秀。王媛媛觉得可惜:“舞者最好的年纪是岁,这时候能把人生经历、感受,都化到内心,肢体也非常强壮

。”舞者不安全感很深:跳不了舞了,以后去做什么?不如趁早找个稳定工作。很多舞者很早就转去小学教舞蹈,或者去银行工作,“可能人家只是需要一个漂亮女孩子坐在那儿而已”。在美国,舞者的保障机制要健全得多。“舞者可以买保险,等职业生涯结束,拿一笔不小的钱回来,可以很好地生活下去。”这使国外许多知名舞团的主力舞者,可以跳到四五十岁以后,而在国内

,“好像也就在中央芭蕾舞团有这么老的演员”,王媛媛说。到今天,大部分观众知道的芭蕾舞,还是《天鹅湖》《胡桃夹子》或者《红色娘子军》。王媛媛1990年代就有焦虑,“中国的舞蹈教育基础和训练方式,不缺很好的舞者,缺的是好作品、好编导和好市场。”至于当代芭蕾,很多人更陌生,看上去它就像是艺术家们的自娱自乐。“我们并不是享受自己的身体,舞蹈也不是一个娱乐项目,不是天天只看一个什么好舞蹈。我们用身体是要传递思想,传递态度。”王媛媛说。络:瓦特:李宏宇 刘悠翔林怀民:“我们要蹦起来做点事”舞者蔡铭元念念不忘2000年在雅典一个古剧场跳《流浪者之歌》。“万神庙就在你的上方,你好像...阿库·汉姆舞蹈团的生意经一个仅有六位核心成员的舞蹈团,在创办的11年间

,从负债累累到享誉国际,伦敦商学院甚至把它作...“现代舞第一夫人”北京演绎悲观之舞“二战后,德国人在世人面前一直不能理直气壮。后来我们能比较自信地面对世界,就是因为我们有了...

小程序商城怎么制作
电商小程序
微信怎么开通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