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城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金融危机下的深圳生活租不起房办公室变家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0:07:32 编辑:笔名

金融危机下的深圳生活:租不起房 办公室变家

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猛扑过来,令人猝不及防。

这只狂暴的大熊面露凶光,横冲直撞,所到之处,哀鸿遍野。正如历史学家史蒂夫·弗雷泽所言,这场危机拉开了自由市场幻象猛醒时分的序幕。

随着工作、财富和投资的灰飞烟灭,华尔街正在渐渐褪去它的奢侈浮华,尽管富人们仍然可以畅享昔日的辉煌。而对全球数亿中产来说,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。因为没有人知道何时是个终点,也没人可以预测到自己的生计将面临怎样的劫难。

无助中的“等待”,也许就成了许多人的熊市信条。

深圳:租不起房把家搬到办公室

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普通小白领该怎么应对?房租一路飙升、快餐里的肉越来越少、更有穷鬼同事连洗衣粉都不舍得自己买……是可忍孰不可忍,不得不出绝招自救了!

下班了,结束一天工作,办公室顿时空荡荡的。陈先生去洗手间简单洗漱,躺在沙发和衣而眠—办公室就是他的家。不过,此举与工作敬业没有关系。因为不满房租连连上涨,他索性把行李搬来,住在办公室。

陈先生今年刚过而立之年,起初,单身的他租住在离单位不远的八卦岭一间单身公寓,月租1200元。随着市场行情房东几次连涨房租,从1200元到1500元,直至1800元。虽然每月负担房租谈不上构成多大压力,从心底而言他还是颇有点不甘,太贵了!

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,他在办公室安顿下来。退掉所租的房子,把为数不多的行李搬到自己办公座位下面,开始了自由人生活。住在办公室方便否,比如洗澡,洗衣服?方便!他笑着说,晚上八九点钟同事差不多都走了,他去洗手间洗漱,然后洗衣服,晾晒到楼顶。“整个夏天住在办公室的不止我一个人,还有其他男同事,比如要加班懒得回去的。”在他看来,办公室开着空调

,躺在沙发上一觉睡到天亮,很舒服,很享受。

对于陈先生把家搬到办公室,同事们认为,这是他个人的私事,既不赞成,也不反对,毕竟没有妨碍到大家。幸好领导比较开明,也没有干预。

办公室住厌了,他通常会去华侨城的一家青年旅馆小住几日,换换环境。“我很喜欢青年旅馆的氛围,像大学集体宿舍,上下铺,好几个人一间房。”他说,住一晚只需50元房费,还可以无限时上,这也是被其所中意的一个缘由。

算下来,每个星期住两天青年旅馆,花费100元,一个月就是400元。而以前租房子,每月1800元房租另加水电煤气物业管理费,大概需要2400元。算一算,每月可节约2000元呢!他准备就这样在办公室和旅馆两边住下去,等什么时候想租房了再说。

相关:

以前在某欧洲投行工作的李先生在经历了去年的繁荣后,今年年中高薪跳槽到了另一家投行,不过因为发觉新工作不适合发挥所长,一个月前决定另觅新职,不曾想正好遇上金融海啸,业内职位空缺明显收缩,目前仍然待业在家。

“上次找工作很容易,这次再找,是完全不同了,满街都没有工作!你知道什么叫满街都没有工作吗?你投出去的求职信石沉大海,完全没有回音。即使有公司登广告聘人手,但也能想象到招聘过程会很长,公司最少要考虑个月才会决定请一个人。如果是以前,年初、年中去找,都有大把职位等着你。”

一些日本民在上热议家庭开支节约术,比如,怎样节约水费、电费、煤气费等,用洗衣服的水拖地板;大人不再给小孩买零食;男人不再喝酒;洗澡不再泡浴缸只是淋浴……金融危机已经影响到日本普通百姓的生活。一位在IT企业工作的日本工薪族岛田先生说:“今年以来公司软件外包的活明显减少,公司高层已经透露消息年末的奖金要减半了,去年是拿了两个月工资的份额,今年恐怕一个月工资的奖金数也很难保证。”

台湾:苦日子至少一年

在经济萧条声中,社会上到处充斥着“省长”。一位代工大厂颜姓经理说,他没有什么投资,但公司股票大跌,损失不少,所以他现在是节衣缩食,能省则省,本来想换个3G,现在算了,目前的2G还可以将就一下;本来想换音质更好的iPod,现在也不敢随便挥霍,就听MP3好了;以前动辄去吃数千元的大餐,现在也少吃了。而且据他观察,同事们也普遍回归简朴生活,有人想换车、换房、买高级家电,都临时喊“停”了;以前常开车,现在改乘公交,因为不知道这波金融危机会持续多久,只好勒紧裤带了。

法国人的节俭战术除了喝便宜奶、看便宜戏之外,还有“流便宜汗”。法国人喜欢玩杠铃,练健美操,此时号称“健身帝国”的法国也刮起了一阵节俭风。一向被视为贵族运动的高尔夫也在金融危机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,价格门槛的下降使这项运动越来越平民化。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导致的产业低迷,吸引更多的高尔夫球爱好者,全法国182家高尔夫球场推出部分时段低价优惠,以便提高高尔夫球场草坪的利用率。一些球场最低价格甚至降至10欧元。

今年70岁的保拉卡克斯经历了华尔街的风雨沉浮,包括1987年10月19日的大股灾。那天,哈里餐馆通宵营业,从下午4点开始就座无虚席。他也目睹了眼前的华尔街公司有的烟消云散,有的则在经历痛苦的挣扎。他感慨道,这样的动荡是几十年来所罕见的。他说:“我希望这一切都会过去,如果华尔街死气沉沉,那么一切都将没有生气。”

文章来源:新民周刊

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三岁宝宝脸发黄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

珠海治疗盆腔炎医院
呼和浩特治疗睾丸炎费用
庆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珠海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呼和浩特治疗睾丸炎医院